首页 > 文学知识 > 讨论爱情讨论失去讨论自我

讨论爱情讨论失去讨论自我

宋公子打电话过来,泣不成声地哭喊着,零碎听到几个字,你在哪里?我慌乱了,叫上葛大爷就跑出来。这个时候,刚整理好一半的事情,心里还惦记着,董先森和他朋友过来还没过去打个招呼,可是满脑子都是宋公子会不会出事,顾不上太多。电话里轻声安稳她,不要哭,乖,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她依旧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直反复嘟囔着,我找不到你的电话,我一个人,我手抽筋。横竖就是这两句,反复重复地。葛大爷开着他的小破驴已经送我出了园区大门,才弄明白宋公子已经在家里了。挂了电话,催促着葛大爷快点再快点。

这是夜里十点多的样子,是店里刚开始热闹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入夜的清冷了。风一阵阵刮过来,心底无比凄凉,我们漂泊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各自艰难的生活。怀揣梦想,不停跌倒。

到家时,我用备用钥匙打不开门,焦急地在门外喊她。隔着一道门,似乎我们之间隔了太多阻碍,让我心慌。打开门,她顺势又趴回地上,满脸都是眼泪,嘴里还是反复嘟囔着,我找不到你,我好害怕,我老打错,打给别人,我手抽筋了。

忽然,有种冲动,想抱头痛哭一会儿,再收拾心情。心酸。

其实,不擅长处理和照顾这样情况。好言哄了半天,让她在床上躺下,然后自己躺地毯上,陪着她聊天。一个醉酒的水瓶座女人是可怕的,她反复把同样的话和我讲了不下十次。我们在随后的四个小时里,重复着两个话题和那么几句话。

我们讨论爱情,讨论失去,讨论自我。我们都极力想修复自身,想获得快乐。她一贯认为应该独立,在所有财力物力能力独立的情况下,我们才有资格去获得所谓的幸福和快乐,甚至爱情。

我很清楚,我为什么那么喜爱她,她独特的品质对我是致命的吸引。

很想定义为8月的蔷薇,因为这个月,除了生意,还有我们的爱情友情都一样萧条。经历过最初的三月蔷薇,后来一度队伍扩张到庞大的上了两位数,当然现在的蔷薇,已然萧条了。人们纷纷散去,只剩下了我和宋公子相依为命。

宋公子那样冷漠淡泊的人,也矫情地在我生日那天,发了一条煽情的朋友圈,明年的今天,我们一定什么都有了。八月份的狮子,是火热的。二月份的水瓶是冰冷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zrczp.com/wenxue/25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