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知识 > 阡陌山中行,远山的雾霭还是那么朦胧

阡陌山中行,远山的雾霭还是那么朦胧

今年中秋没有阳光,晚上也没有期待里的明月。

第二天清晨早早起来,只看见雾霭淹没了群山和村落,是一片朦胧梦幻之境。我对母亲说,想去山中走走。母亲说,草叶多露水,恐湿了衣鞋。我说没关系。母亲又说,山中多毒虫子,恐咬了皮肉。我说我不怕。于是我抬脚迈出了大门,母亲追了出来说,山中草木茂盛,当心窜出小狗小猫吓了你。我说我会当心的。

沿着湿漉漉的石子路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往山上走去,两旁的葳蕤的草叶清新异常。我的心中一片坦然和惬意。等行走到昔日的山中,眼前近乎荒野。那些高大的板栗树和各种杂树在低地在沟壑繁茂着,阻挡了看山的视线。我们昔日的茶园竟然隐在了一片青翠婀娜的竹林里。阴暗里茶树畏怯着已经变细变杂乱的叶子,瘦弱无助。道路多被荒草掩盖,有时竟让人辨认不出。

我踩着野草轻轻前行。细细观我们茶园边相邻的村子,蒿草遍地。人家的门前也都是一小块白地。各种红花一串串肆意的盛开在杂色的草上。野藤蔓牵扯,有的竟然搭成一方棚顶。好一个植物的天下!现在居于此地多为老人,也不常打理家舍,居住地都被植物侵占得几乎退到了室内。昔日人声朗朗,鸡犬相闻的热闹情形早寻不见了。我的心情不由得沉了许多。

再往前,地里的茶树都被蒿草掩埋起来。我们昔日的庄稼地也被繁茂的植物装饰成了野地。忽然,我看见一健壮的老者在高大的板栗树间清理杂草,却是面生得很。一只附着在地上一尺来长黄褐色的小小宠物狗一下子窜出来“汪汪”直吠,凶得很。老者忙说:不用害怕,不咬人的。我还是不由自主的退到了一边。他接着问,你是哪里来的?我说,我就是这里人啊!我指了指身边说:这地就是我家的,没想到现在荒成这样了。他一扬首:你看看,地都荒了,现在人都去外面发财,少有人种地了。家里尽是老人孩子,大多的地只能荒了。你是下面队里的,过节回来看你妈妈的吧?我说,是啊!于是轻轻扶开遮住路的杂草,继续往前。

终于来到“三拐塘”了。池中两簇青茭瓜苗直直的指向天空。池边的那一棵枫树依然是笔直的守候在那里。前端是陡峭的大山了。右面不远处就是昔日我的梦幻天堂——一座掩在半山腰的村落。听说这三户人家的小村落现在只有中间一户人家有父母二人在居住。这里的路被镰刀割去了两旁的草儿,还可以看到路面。原来我刚刚走的南北向的路寻常都没有人走了。眼前这条路从东西走向延伸到了另外一个村子。这路边有一块崭新的庄稼,正开着雅黄的花儿。我忙拿出相机,拍摄了起来。不料四周各种小花遍地都是。有许多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连名字也不知道。这里简直是一个天然的花园,是这些无名小花的天堂。我不知道是要悲哀还是要喜悦。人不去涉足的地方,自有无数的植物去点缀它。大自然永远都是都不会寂寞的。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妈妈的电话。她老人家到底还是在惦记着我。我答应了,便顺着这条路向村子里走去。依然是杂乱盛开的各色花儿,是挨挨挤挤的植物,是寂静的门前那一小块白地。走到一方池边,水菱角挤满了一池。眼前的大路,又拐了一个弯,便是南北向平整的水泥路了。又陆续遇到几位老者,都是很熟悉的,便相互打了声招呼。

远山的雾霭还是那么朦胧。

回到家,我将照片一张一张调出来给母亲看。她能叫出许多花的名字。母亲看完了,很柔声的说:你要是不回来,还拍不到这些,是不是?我笑了,没有言语。

其实我想说,我要是听您的话,不出去,我也拍不到这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zrczp.com/wenxue/253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