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知识 > 暮色苍茫中的老院子

暮色苍茫中的老院子

从去年夏季汛期开始,父母终于同意到城里来住。因此,我回老家的次数渐渐少了。不常有人去的院子,好像有些孤独起来。

于是,我尽量抽出时间,回老家看看,用“梳洗打扮”的方式,希望减少一下它的孤独。

但最挠头的,就是夏季——野草肆意在种植的植物间和没种植物的地方疯长,加之天气炎热,蚊子密集,给“打扮”带来了难度。

因有树木和种植的植物,除草大多是靠小镢头耪和双手拔。热的汗流浃背、汗水模糊双眼不说,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蜂拥而至的蚊子,成片的落在脸上、脖子里,还有裸露的身体的任何部位,有时甚至隔着衣服也能叮进去。即使这样,也要抓紧时间干,毕竟时间不等人。

以前的时候,蚊子不爱咬我,我也是常常穿着背心、短裤整理院子。这几年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是蚊子很少见到人来有些饥不择食吧,竟连我也叮咬起来。比较幸运的是,蚊子对我还是比较客气的——叮时有些疼,叮过的地方虽然有些不舒服,但起的疙瘩往往不大,红肿的也不厉害。其他人就没有我这幸运,尤其侄女和儿子,每次回老家都要赶紧躲进屋里,不大敢在院子里活动。即使如此,也常常是被蚊子叮咬,红肿的疙瘩不但大,而且往往要好几天才能消下去。

去除了杂草,接下来的就是对种植植物的管理和院子的清扫整理。

枣树、石榴树、葡萄树、杏树、苹果树的管理简单些,主要是剪除徒长和病枯枝条,使之通风透光,当然还需要适时疏花蔬果;吊瓜、番瓜、冬瓜瓜秧要去除侧生徒长蔓,以利主蔓结果;月季、洋红薯、凌霄则要剪掉花谢的枝条,以便节省养料让新的花朵开得又大又好。

最后是对院子的清扫整理。老枣树上落下的枯枝、小枣子,拔下的野草,还有风吹日晒脱落的小砖块、小石子,其他垃圾,统统都要清扫起来用车子推出去。

常常是在日落时候,望着干净透气的院子,虽然身感疲惫,但心很舒服:房檐下的几窝燕子,也在这里住了很多年了,白天总是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晚上则静静地在这里休息团聚;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鸟儿,年年来光顾快要熟了的葡萄、无花果、苹果,偶见人来,旋即飞去,像偷吃东西顽皮的孩子;一些麻雀也爱在院子里的树木枝叶间蹦来跳去,做着游戏;那些开花的石榴、月季、洋红薯、凌霄、四季梅花,也如仙子般与老院不离不弃。

做着,看着,想着,一些烦恼,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烦恼也像杂草一样会不时冒出来,但时时清理,就能控制它不会狂长起来。如此,心净,心安。

但当在暮色苍茫中离开老院子时,还是会忍不住想:老院子,你的孤独,何时能除?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zrczp.com/wenxue/25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