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知识 > 看风水就要用罗盘是当今世人最大的误区

看风水就要用罗盘是当今世人最大的误区

  在许多影视之中,风水堪舆、寻龙点穴都要用到罗盘指点方向,造成我们有着堪舆就要罗盘的想法,本期寻龙点穴就随胡洛瑜老师一起来了解一下“看风水就要用罗盘”是当今世人最大的误区。

  自古以来,风水术被当作可以用来“催官发福”的术数典范,经久不衰,然而世俗理解的风水术往往偏离了真正的风水本质。包括一些民俗传说对于风水的理解,有地位上的偏差,如:“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这些说法并不太标准。首先,运只是是命的一部分,归根结底还是命。人们把不动的部分称为命,又把动的部分称为运;最终把两者一起又一起结合起来再统称为命,如此不必把命和运这种本来是一体的东西分开来排位。其次,风水的排位应该是第一的;因为人是天地所生,没有天地就没有人,更别谈人的命运了。

  所以风水是一切之先。先有天地,才有了风,有了水,然后才有了人;这就是古人说的“天地人”三才。用古人的角度去形象比喻:“天生风,地生水”,也就是天地之后有风水。天地化生万物,人为万物之灵;按照顺序,天地生后方生人;换句话说,也就是先有风水后有人,后才能有人的命运可谈。因此,风水在命运之前,影响力自然也是最大,不应该被排到第三。

  而风水的根本是气,风也好,水也好,都是为了气服务的,“气乘风则散,界水而止”。气有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可测量和难以测量的。可观的部分比如山川形式,高低远近,我们说这是势,是形峦;而不可观的部分,我们有时候又可以通过其它方法,如利用一些仪器测量到,如磁场力量,南北极磁力明显不同,因此诸方对人体影响力皆不同;这时候我们才需要动用到罗盘,由此延伸出来的风水派别就是后面理气。

  在这里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早期的风水也就顶多略微讲究一下方位,而现代人们一谈到风水就干脆只讲方位,讲方位同时大家又直接联想到罗盘,这统统是不对的。早期的风水是不需要用到罗盘的,早期风水术诞生很久以来,一度根本就没有这么高精度的仪器去测量方位,那时候难道就没有风水术与风水师了吗?恰恰相反,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大师名人辈出的年代。

  那么,没有罗盘大师们是如何看风水的呢?更多的风水师们用的是形峦,即靠眼力去观察山川的地理形势,并在勘定后借助神鬼力量去占卜此地最终到底可否安定,是否适合宜居;而这些风水堪舆方法主要讲究的还是来龙去脉的变化,如讲究山势是否有来龙远大,葬山是否有气又能脱煞,父母后山是否有官鬼护气以挡风劫,穴场是否有左右开帐并玄武穿心之贵,朱雀方是否有群山朝案于前或重重环抱关锁;水势则重点是否有遥远而巨大的来水,是否不直入直去而是弯曲回环,是否可以流入汇聚于明堂停留,是否有分有合而不一条直线割脚,去势是否有情而婉转。这些都是预测风水术首要的考虑因素,但这些却并不需要动用到任何诸如罗盘之类的精密测量仪器的。

  我们再回首过去的测量方位工具:早期的东汉司南由于勺子摩擦力太重,并无法进行精准定向,它当然并不是指南针,离其精度差距还有很远,也无法做到支持“分金差一线,富贵不相见”的这种学说;所以在风水学里没有得到过真正的运用,就连风水鼻祖郭璞在其《葬书》里都说“土圭测其方位,玉尺度其遐迩”;可见司南是一直都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运用,风水术同样也不采用这种粗糙的测量工具,人们宁可使用早期的土圭来测量方位,因为司南的精准度连“土圭”都比不上。而土圭却也不过是种借助太阳投影来测量方位的东西,难道它就能精准了吗?比起罗盘来,它同样不可能得到那么精密的度数,所以如果以当今的罗盘去套古人的方位吉凶方法根本失准,因为古人根本不用这个。

  现在,我们从整个发展过程中的历史回首来看,风水一词最早是出现于郭璞的《葬经》中的,全书也并无任何拿罗经测方位之说,不然也不会有这么一句“土圭测其方位,玉尺度其遐迩”。而在这之前,我们的祖先甚至早就开始重视了相地,如在《周礼》中就曾出现了这样的文字:“以土宜之法,办十有二土之名物,以相民宅而卸其利害,以阜人民,以蕃鸟兽,以毓草木。”可见真正的风水术的前身。可以追溯到周乃至更早的上古时代,以此一脉相承下来,风水约定俗成的都是应以周边环境具体情况定吉凶,而不是需要用罗盘去堪舆具体方位,甚至定出细致的分针列卦定吉凶的。

  回首所有预测方位的工具,直到西汉制造了司南,宋代在此基础上制成了指南针,大约唐末才发明了罗盘,如此后面才开始有更多的门派逐渐把方位重视起来,但也仅仅是作为过去风水术的补充。既然是补充,自然不是风水术的主体。所以真正的风水大师在堪舆时候都并不以罗盘定向为主体。就连着名风水大师(唐代末期国师)杨公(杨筠松)都用板凳定向出了一个于都县管氏宗祠这个至今还存在的名案。所以说并不是看风水的一定要拿罗盘,或者拿罗盘看的才能叫风水,这是当今界外界对风水最大的理解误区。

  不仅如此,在罗盘兴起的初期,我们就发现很多风水大师已经开始议论这种现象,有大部分的大师申明主张不应该让方位喧宾夺主,不如我们先来看看古代的风水大师们是如何看待用罗盘之类的测量方位工具看风水的:

  赖文俊《堪舆一贯论》:“内外之水无不回环,内外之山无不拱顾,自成富贵大地,不须卦例而言吉也。”——此指不需要用罗盘,只需要看山水之势就自然可以定出哪里是富贵大地。

  廖金精《囊经》:“水法最多有以宗庙论者,有以二十八宿论者,有以阳山阳水、阴山阴水论者,大抵山之与水,即阴与阳也。阴阳之理,昭然明白,固不待天星卦例,以推排也,余之论水,唯论山水之情势而已。”——这是杨公的徒弟,它也不主张用罗盘测方位来看风水吉凶,而应该直切风水的要害,即阴阳龙的变化,风水无非是阴阳之理,他唯独只观察山水是否有情有势之类的而已。

  丘延翰《胎腹经》:“生气聚散乘风界水、阴阳取裁,八卦何处,点穴以定,在乎砂水有情,岂可以卦例通否为定论乎?若无情之山水,星卦虽合,吾见其凶。”——此同样不认同拿罗盘定一切之吉凶,并称若砂水形势不好的话,即使方位卦例合了,也一样是凶地。

  谢和卿《神宝经》:“……或用针盘而定向坐,或执卦例而谈吉凶。何殊胶柱调弦,刻舟求剑!”——此处干脆直接批评拿罗盘测量风水是一种刻舟求剑的行为。

  孙伯刚《璚林国宝经》:“世俗赃术,多因针盘以定向坐,指卦例以言吉凶。此大谬也。学者其慎之哉。”——此更是直接批评用罗盘定向测风水为“赃术”、“大谬”也。

  刘伯温《堪舆漫兴》云:“世传卦例数十家,彼吉此凶用不得,一行禅师术数精,故意伪造卦例经,宗庙五行从此毁,颠倒用假来混真……何用九星并八卦,生旺死绝俱虚话,免惑时师卦例言,福无祸有须当察。”——此处刘伯温认为拿罗盘测量方位之类的风水术派别太多,互相矛盾,到一行禅师那儿故意伪造了一个卦例经,让真正的风水术(以山的形状定五行而不是方位定五行的形峦术)从此毁掉了,从这里开始,后代更加延续了错误的方法。如果按照那种方法去看风水,不仅仅无福,反而会有灾祸。

  许亮《太华经》云:“何用天星何用卦,水金定穴此言差,禄马贵人催官说,到头终是败人家。”——此等于直接说卦例的作用只会误导人。

  徐善继《地理人子须知·论卦例之谬》云:“廖氏曰‘卦为宗庙误人多,无龙无虎事如何,任尔装成天上卦,等闲家计落倾波’,刘氏曰‘下地不装诸卦例,登山不用使罗经’,正谓此也。其他卦例名目尤多,若所谓天卦地卦……飞宫吊替之类,大抵与宗庙九星相伯仲,彼吉此凶,不相繁秽,于理无凭,祸福不验,流毒天下,惑世诬民。”——他引用了先贤们的话,说看风水并不是说就要用罗盘,这些与真正的风水吉凶冲突了,会误导到他人。

  董德彰《四神口诀》云:“明堂不吉,水路合天星亦不吉。”——此拿了一个例子来说明,那就是明堂如果是风水凶地,就是合卦例天星,都一样不会吉利。既讲了风水中的明堂之重要,也抨击了天星方位测量的荒谬。

  余芝孙《入式歌》云:“形势若吉方位凶,终是不贫穷。形势若凶方位吉,决定破家室。”——这里意思是形势看出来的风水是吉利的话,那才是真吉利。形势如果凶,什么吉利方位都得破了。

  余仰止《统一全书》云:“教他看山不识山,常把罗经颠倒安,妄谈天星指卦例,十个地术九不堪。”——直接批评了大量的风水师根本没有领会真正的风水看法,只会拿罗盘看风水妄谈天星的,十个有九个风水本领都不到家。

  ……

  正如此,从罗盘的诞生起,从古至今,有很多风水大师批评了按照方位定向得到的卦例来定一个地方吉凶的堪舆方法,都主张像早期的观察山川地理形势,山水龙脉走势,乃至峦头形状是否有情等堪舆方法才是正宗的风水术。但是这些堪舆方法中,罗盘并不是必须品。

  不过,话说回来,风水术中的方位到底有没有影响?我们从一块磁铁的南北极的相斥与相吸现象可以窥见,虽然我们了解到拿罗盘并不等同于看风水,但是我们也可以客观的看待这种不完善的“进步”,认清真相的同时,把它作为一种风水术的补充而存在,我们在知道它并不是真正的风水主体同时,也不应该完全排斥它,相反,我们要做的是完善它,让它与之前的风水术不再产生矛盾,而是相辅相成。

  如此,则拿罗盘看才能成为风水术向前发展的一个必经并且有意义的部分。当然,这却与当今世人误读迷信罗盘无关,也与当今世人谈风水必谈罗盘无关,甚至把罗盘与风水完全绑定在一起这件事儿也无关。因为,我们的客观只会让罗盘变得更有意义,而世人的误读只是在将风水推入深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zrczp.com/shenghuo/62903.html